书协副主席落马,踢爆了书画圈的那些事!

发布:2019-10-28 20:04:10 公众号:韶山路0号 查看原文:


今天上午,中国书法家协会原分党组书记、原副主席赵长青,被宣布正接受审查调查。关于中国书协那些怪事,0号君曾在数年前写过一篇短文,那是关于时任中国书协主席张海的。


中国书法家协会原分党组书记、原副主席赵长青


先看赵长青此次落马的新闻。


媒体报道,赵曾长期在黑龙江任职,系中国书协近年来首个落马的副主席。4年前,就有人公开举报,称其“卖字敛财”。


赵长青书法


中纪委网站消息称,赵长青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由两个部门对其进行查处:中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宣部纪检监察组,进行纪律审查;山东省监委,进行监察调查。


公开简历显示,赵长青是辽宁义县人,1953年7月出生于黑龙江巴彦县,曾长期在黑龙江工作,历任团省委副书记、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兼省文联党组书记等职。


2002年11月,赵赴京履新,历任中国文联国内联络部主任,书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书协顾问等职,去年6月退休。


官网显示,作为专业性人民团体,中国书法家协会是中国文联的团体会员,创建于1981年5月,现有41个团体会员和14000余名个人会员。


曾有媒体如是介绍赵长青:他当过兵,做过工,种过地,身上既有东北黑土地的淳厚朴实,又有松花江水奔腾的激情。“地球本是一个家/五环盛开一朵花/圣火点燃生命的激情/奥运舒展古老的中华。”这首由其填词的《五环之花》荣获奥运歌曲征集优秀作品奖。媒体披露,早在2015年初,便有人实名举报赵长青,称其把自己包装成一流书法家,堂而皇之地卖字敛财、通过办书法展览从中敛财。


2015年初,新华社发文《官员争相进协会当主席 暗藏权力买卖》,直斥文化界某些领域,一些所谓的“大师”泛滥、真假难辨,这背后隐藏着腐败。


2015年初,新华社发文《官员争相进协会当主席 暗藏权力买卖》截图


文章称,在一些地方,当选省书协主席、副主席后,作品润格上升,是“官本位”思想对艺术品市场的不良影响。文化腐败损伤了文化艺术的健康发展,沾染着“铜臭气”,而且与个别党政官员的腐败息息相关;应对权钱交易、小圈子活动进行严厉打击。


退休后,赵长青依旧频繁出席活动。比如今年7月30日,他就以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的身份,出席了大兴安岭地区的一个采风创作展。


媒体说,赵长青的被查,再次说明监察体制改革的重要意义: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反腐败的力度和广度都大大加强。



中国书协前主席张海


再来说说中国书协前主席张海的“往事”。


2008年6月8日,0号君在“湘醴乡人”博客上发了一篇题为《书协主席张海PK拍卖师:真假我说了算!》的短文。


那是0号君在2008年6月5日看完北京电视台著名的新闻栏目《法制进行时》中午的一条报道的思考。


该栏目报道了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卖张海假作品”案情况,称一拍卖行员工因为“卖张海的假作品”涉嫌诈骗犯罪,有可能面临三年牢狱之灾。


中国书协前主席张海书法


该报道说,被告人以6万元价格将张海的九幅书法作品出售。而时任中国书协主席的张海及其代理人则称:这九幅作品均为赝品,张海主席的作品售价至少为1万元每平尺。被告人辩称,该九幅作品均系其早年从张海一亲戚手中购得,肯定是张海本人作品。并要求相关部门鉴定,张海方则表示“我国没有鉴定书法作品的机构”。


该报道令0号君的印象十分深刻。


0号君由此疑惑:既然国家没有鉴定书法作品的权威机构,张海先生自称作品价格为1万元每平尺又是否经过物价部门核准?如果没有权威机构鉴定作品的真伪、没有权威机构核定价格,本案又该如何定案呢?因为诈骗犯罪定罪还需要“受害人”的经济损失的!而类似书画作品市场一旦出现纠纷,难道仅由作者说真就真、说假就假,作者说1万就1万、10万就10万?


北京书画艺术院院长王宝心先生接受0号君咨询时认为:本案中,被告人卖的即使是假作,该是《民法》或《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调整的范畴,被告人的诈骗罪显难成立。再有,书法说到底是写字的艺术,司法机关有痕迹(笔迹)鉴定部门,张海主席应该知道。


当时还有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书法家表示:书协主席在中国也算是“官员”,那么像张海等经各级组织部门任命的各种协会、各个级别的官员,其地位的影响力明摆着在那,如果他们也卖字、卖画、出场走穴卖艺就应该受中纪委限制,就不应该收钱,否则,就是搞腐败,就涉嫌犯罪。而张海的这种做法则涉嫌炒作,其行为更是有失“大家”风范。


对圈内较熟悉的一位经纪人也指出:有的书画家在没有成名时,作品很便宜甚至不要钱。一旦当官或成名便身价倍增。你若便宜卖他的字,出于维护自己的尊严和身价,他便把自己的真品也说成是赝品。



网络配图



由此,0号君想起了一个故事。


曾经,一个装裱师丢失了已故中国书协副主席黄琦先生交付装裱的五幅作品,黄琦先生以盗窃文物罪将装裱师告至公安机关,装裱师被拘。此事引起了书圈的极大震动。在一次中国书协的理事会上,已故全国政协常委、中国著名书法家刘炳森先生就直言不讳地告诫黄琦先生“得饶人处且饶人”,并举例说,洗照片丢失底片的事也常有,自己也发生过装裱作品时丢失过作品的事情,我们怎么就能断言人家是盗窃呢?炳森先生直言,“凭我在故宫工作三十多年的经验,黄琦先生你在世时,你的作品不可能是文物,你过世后,你的作品也不可能成为文物。何以至此呢?”


事后,经过多方协商,该装裱师被无罪释放。


这次,书协首个副主席落马,再次踢爆了书画圈的那些事,也充分体现纪检监察机关对净化“艺术界”空气的态度,视野拉回到书画界、文艺界等潜规则盛行的“圈子”,让人重新审视“官本位”对艺术品市场的影响。


——END——

记得关注我们哦!
↓↓↓

最新文章 更多>>